>

摆明了就是要你哭,不如合作愉快。

- 编辑:公海游戏大厅手机版 -

摆明了就是要你哭,不如合作愉快。

首先声明我从来没有带纸巾去电影院的习惯:这样显得太矫情也太刻意了;所以看唐山大地震点映时,我手持的纸巾是点映商发的清风,有一股子刺鼻的人工芳香剂味道。

我隐隐想到了,但是不敢相信:接下来居然真的和这人工芳香的纸巾共度这人工催泪的两小时。

影片开始前的几分钟,昏沉的,压抑的,看上去若无其事却依旧属于1976年残酷之夏的暗淡天日。方登和方达欢天喜地地拿了六分钱买冰糕,早被一旁天童的哥哥看在眼内,伸手就抢。方登哭了,方达回身一看,跑过去就推了那个正在庆祝胜利的大男孩一个趔趄,然后叫上弟弟:快跑!两个孩子轻车熟路地穿堂过室,夹着爸爸刚买的电扇跑回家中,家里面有正在准备晚餐的妈妈,还有刚洗好的西红柿,沙瓤的,又甜又香。

基本上从这里开始我就已经掉起了眼泪:这么宁静的,幸福的家庭生活,让我们想起小时候的夏天的好日子,但是注定要毁灭于一场劫难。——剧中的他们假装不知道,但是我们没法假装不知道。一千零一次重复那老掉牙的话: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了给你看。所以冯小刚代替上帝之手,一定要安排这么一个漫溢着天伦之乐、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镜头,接下来再有条不紊地伸手过去,推倒,覆灭。

接下来是燠热的深夜。有子有女的年轻父母仍然满怀着对彼此肉体的渴望,在黑暗的卡车车厢里亲热。妈妈说:这么热的天,全唐山估计也只有我们俩想起来做这事!爸爸说:都热,都睡不着。

是啊,天气怎么会这么热?卡车之外,所有熟睡的人们的窗外,我们看到电脑特技做出来的红色天际,隐隐地,酝酿着呼之即来的灾难和风暴。马上就要地动山摇了,这两个已经成了父母的男女,却还在贪婪地需索着彼此的身体。一双幼小的儿女在蚊帐里沉沉睡去,幼小的身体蜷缩着,睡得很恬静。金鱼缸里的小鱼却不安起来,纷纷跳出鱼缸。这些征兆如此微小,又如此巨大;如此猝不及防,又如此充满命运的暗示。光从这些布局的编排看来,冯小刚就是中国最细心的导演之一。他就好象一个充满悲悯的临时上帝,正在一步一步下手中的棋子,事情注定发生,但他无能为力。

事情果然发生了。其实不止32秒吧?天崩地陷。正在亲热的两口子惊惶地从卡车里跃出,当妈妈的撕心裂肺扑向一双儿女所在的小楼。——这里我觉得稍微有一点点不对的是,他们走得太慢了。而大强为了不让元妮进去救人的那一推又太果断。大强死了,元妮好象立刻失了主心骨,一直在废墟刨自己的丈夫,却浑然忘记了楼里的儿女。时间过去得很快,这妇人就好象陷入了一个噩梦里,懵懵懂懂,魔魔怔怔,只记得住眼前死去的丈夫,却忘了自己还是一个母亲。就因为这一下遗忘,我一下子出了戏,意识到那是徐帆,不是李元妮。她的唐山话是后来学的,不是真的,所以才那么娇,那么尖利。
和她的表演相比,那个被压在废墟楼板之下的小女孩,却是出乎意料地动人。她伸出细弱的小手,一下一下地击打石板,告诉上面的人自己还活着。可是上面的人正在和她的妈妈讲条件:一块预制板压着两个娃娃,左边是儿子,右边是女儿,要撬起来,必须得死一个。死哪个?

其实从一开始妈妈让方登别和弟弟抢东西吃的时候,我们就应该知道,如果面临选择,一定是:救弟弟。
果然。李元妮先哭着说:两个都救。
他们说:救不了!快做决定,否则都得死!
两个都救!天爷啊!
我们走了。
那……救弟弟。

李元妮的声音在那一瞬变得很小很小。可是再细微对于被预制板下渴望每一丝生存希望的小女孩来说,也一定振聋发聩。这就是冯式催泪弹最厉害的一招了吧?
救弟弟。
弟弟手压断了,但是活下来了。李元妮抱着女儿哭得伤心伤意。别管死的了,先顾活的吧。人们喊着。她只能把女儿放在丈夫身边,所有的尸体都在露天摆放。这就是地震,这就是地震。我陡然哭得喘不过气来,并想起我们所知道的,2008年的汶川。

不写了。再写就剧透得太厉害了。大家都去电影院里看看吧。哪怕就是一枚巨型催泪弹呢,这个压抑的,浮躁的,买不起房子也不知何处可去的夏天,也许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痛哭一场的理由,并且顺便支持了还算最拿得出手的,冯式国产大片。

本文由公海娱乐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摆明了就是要你哭,不如合作愉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