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Overdose Delusion

- 编辑:公海游戏大厅手机版 -

Overdose Delusion

年过三十的男主角因怀疑妻子死因,来到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进行调查,途中遭遇形形色色正常与不正常的人类、包括奇怪的病人和护士,以及会让自己联想到妻子的神秘女性,历经千辛万苦后终于发现真相——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,是自己亲手杀死了已经精神失常的爱妻。

你以为这是在说电影《禁闭岛》的剧情?不,这是2001年Konami在PS2上制作的恐怖冒险游戏《寂静岭2》。在《禁闭岛》上映之前,Konami一共开发了七作《寂静岭》游戏,主题上承继《寂静岭2》的《寂静岭:归乡》也有相似的设定。游戏以表面上身为退伍士兵实则精神病人的Alex为主角,遭受PTSD困扰的Alex在现实与幻想之间苦苦追寻失去的记忆——失手溺死了弟弟,但因为在医院里行为暴躁性格乖戾,多次电击无效后,被医生决定实行脑叶白质切除术,游戏历程就从手术前一天开始。本作由于采用了大量倒叙和误导性叙事,成为系列中争议最多的一作。玩家大可以从自己的角度来解读游戏剧情,也因为两种主流认知分裂为截然不同的两派,这种“所见并非实,非所见也未必为假”的态度正是《禁闭岛》结局会产生争议的原因。09年底发售的《寂静岭:破碎的记忆》除了接受心理治疗的主角外,单从剧情上来说和《禁闭岛》没有共通之处,但是结局时,主角同样不顾奇异的警示和所有人的阻拦,拼命来到灯塔,得知了让整个故事彻底反转的事实。

把上述三作《寂静岭》糅合在一起,就能推理出《禁闭岛》的完整剧情和完美解读——这当然是巧合,丹尼斯·勒翰的原作出版于2003年,不可能穿越到2010年去观摩游戏剧情。通常来说,看悬疑作品的乐趣,新本格是拼脑洞,社会派是跟作者比谁的心灵更“恶毒”,比较高明的故事,则是看能不能阐述“所爱的那些人才能真正让你感到生命的难以忍受”这条真理。熟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的观众,很可能在影片进行了不到三分钟,即Teddy第一次回忆起妻子时就猜出结局,对于一部悬疑类作品而言,片中的伏笔不是太少,而是太多。

尽管博尔赫斯反复表示对弗洛伊德的反感,这一类交叉式探索内在自我与外部世界的故事,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的论断:“宇宙的景象仅是一种幻觉,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诡辩”。 在博尔赫斯营造的迷宫里,一切皆有可能,但也永远无法走到尽头,等待在所有人面前的,只有恒常的虚无。但为了让看客“共情”,这类作品多半都会讲到,即便溺于无边无际的幻觉,总有什么割舍不下——于是,在《寂静岭2》,在《禁闭岛》,在《异世浮生》(Jacob's Ladder),甚至在安布鲁斯·毕尔斯的著名短篇《枭河桥记事》中,主角妻子的幽魂都徘徊不去。

《寂静岭》系列的构思实际上源于阿德里安·莱恩1990年拍摄的《异世浮生》,主角Jacob是参加了越战的士兵,影片和《禁闭岛》一样,讲述了战争和家庭因素造成trauma的悲剧,因为再没有比战争本身更能体现出极端暴力的行为——Teddy目睹集中营的屠杀后患上严重的战后综合症,导致后续家庭惨案的发生;Jacob饱受战火和致幻剂的摧残,濒临死亡时陷于无法解脱的幻觉而痛苦不堪——一战中眼见人类非理性残杀的弗洛伊德,正是由于战后对trauma的研究,才在晚年提出thanatos(死亡本能)的理论:“生命一旦开始,一种意欲返回无机状态的倾向随之而生,这就是死亡本能的来源”。只有当生命终结于死亡时,才能彻底消除焦虑,获得本能的满足,否则,死亡本能将派生出向内向外的一切暴力行为,让人终生不得安宁。所以,《枭河桥记事》和《异世浮生》都以主角的死亡收场,《寂静岭2》的官方结局名为“In Water”,也暗合了博尔赫斯的那句“死了,就像水消失在水中”。

如果《禁闭岛》电影照搬小说,讲述的也就是这样一个比较高明的故事。在《寂静岭2》的游戏过程中,想要达成“In Water”结局,必须阅读医院楼顶上的日记,日记里反问“Can it really be a such a sin to run instead of fight?”《禁闭岛》小说里Teddy的选择正是这句话的衍生,斯科塞斯却给结尾增加了一句台词:Which would be worse, 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?那一刻,Teddy选择的不是逃避,也不仅仅是战胜自我,在这场生与死、罪与罚的角力中,他最终选择了道德——这部电影也因此成为了超越小说的杰作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kenko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公海娱乐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Overdose Delusion